近況小記

很久沒寫 blog。最近發生不少事情,覺得也是時候應該要花點時間來紀錄一下。

0

最近的每日作息是

  • 一~六:上班、下班、吃飯、(有心情的話)練琴、洗澡、刷 OJ、12 點左右刷牙吃藥睡覺。
  • 日: 莫名其妙超早醒來後:一半時間在昏睡中度過、剩下一半時間耍廢放空刷廢推看 RSS reader 念演算法刷 OJ 然後強迫自己玩買了還沒玩完的遊戲。
  • 作曲看心情好壞決定,這不是花一定時間就一定有固定產出的活…。

1

前陣子工作上遇到一件很難過的事:我們的產品有 web 介面與 CLI 介面,我負責 web (Angular) 另外一位負責 CLI (Go),我們要實作出邏輯一樣的功能(例如 input validator)。負責 CLI 的同事一天就寫完:而我呢寫了四天還有 bug。我想出的演算法智障到不行,根本繞遠路、複雜、沒效率又辦不到任務。當下立刻跑去請教那位同事他的思路,發現只用了三個 if statements 就解決了,我我我…

雖然我很早就知道自己不聰明,不過這四天的差距實在大到我無法忍受。再加上長期以來自己累積的一些心事(跟工作無關就是了)整個人狀態非常糟糕。連續兩個多月的禮拜六都主動跑去公司加班因為不想待在家裡發慌 – 其實在家裡不是沒事做但就是不想待在家;禮拜日又幾乎都在補眠昏睡中度過,雖然可能跟藥物有點關係(目前每天還有在吃 Epram,雖然醫生說這應該不會嗜睡才對…@_@)。

某天下班後自覺有點到崩潰邊緣,把車停在濱海公路旁、買了一瓶維大力,打電話給高中時的班導談談,潰堤了。(當天稍後還被父母臭罵一頓因為太晚回家手機又打不通)

2

每天寫 code 的工作也超過半年,卻感覺寫 code 的速度完全沒有變快(怎麼在必要時讓 code 可重用、增加可讀性、更好維護這點倒是有點進步的感覺),而且我在解問題時的思路經常走偏、用一堆複雜的方法繞遠路,或者更糟的情況是根本完全不知該怎麼作…。

所以最近開始盡可能每天練 LeetCode 演算法題目、有空就念演算法和資料結構(大學時因為跟必修衝到沒辦法修)。我也很怕這種工作不知自己能作幾年,尤其我做得目前還算蠻開心的,就多花點時間投資自己吧 :S。

下班到家吃個飯、練一下琴洗完澡,剩下的時間也不多,頂多刷個一兩題就超過十二點準備睡覺了,反正盡量啦,長期少量但穩定的累積應該比短期大量硬塞學習效果好吧,畢竟我不是聰明人啊。

我知道演算法對大部分的 coding 工作來說不是說很重要,whitglit 大大也說「大部分專案只要 call API,不過有意義的專案不一定要滿滿的演算法」,是這樣沒錯…是這樣沒錯啦…可是我不甘心啊!真要說的話,有意義的人生也可以不必靠藝術,但我就是不甘心啊!不甘心!

2

雖然這樣講很中二,可是當心情差到某種程度時,好像有比較容易寫出曲來(僅僅是比較)…但這樣實在不是個健康的心理狀態。

實際上進度還是太慢,很想快點把去年就預定想完成的東西寫完,我太廢物拖到現在進度依舊有一搭沒一搭。嘗試說服自己不要那麼好高騖遠只想寫大型作品卻眼高手低力有未逮;而且就跟聊天一樣,每次都想一口氣劈哩啪啦講一堆灌給別人聽是我的壞習慣。

3

最近滿 24 歲了,感覺很糟,離寫出了九百多部作品的 Shubert 去世時的年紀還有七年。經常會想,假如我有那種能耐,我很樂意只活到 30 歲。不過我很早就很清楚自己只是個沒有天分的凡人。

過了小屁孩年代後,幾乎沒有告訴過別人自己的生日:覺得沒有必要過,尤其還是我這種…慶祝什麼的實在高興不太起來,只是提醒我,平常刻意無視掉的自己的存在。尤其上大學後我更怕生日了,每過一年只是提醒自己又老一歲,青春又消耗了一年。

生日對我爸媽的意義比較大,畢竟我可是一出生就花了他們三十幾萬住加護病房的來討債的傢伙。

覺得很可怕,用 Emacs 不知不覺已經滿了五年,這個改變了我的人生的編輯器。也要感謝最近才發現竟然是跟我同校畢業的 letoh 大大當初的鼓勵,不然我可能現在不是做這一行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亂腦補啦,Beethoven 一輩子寫了太多大眾取向的音樂,到了某個年紀漸漸開始改成寫自己心中說不完的話。Hammerklavier 這部作品給我的感覺就是後者(顯然就不是給初學者聽的曲目)。兩百年前的心事排山倒海從耳朵灌進來。以前聽不懂在衝啥,但古典聽多了反而現在酷愛聽這種類型的作品。好像這種個性的作曲家特別對我胃口,Alkan, Brahms…。也許有些東西真的要年紀才能累積出來吧,想要寫出這種東西,偏偏我又很不希望年紀再增長了…現在看到大學生都覺得,唉唉,真是青春的肉體(台語發音)(X)

覺得 Schubert 如果沒有誤交損友得梅毒掛掉,年長後不知會寫出多麼棒的作品…太可惜了。

覺得人生就短短七十年,何況自己也不知能不能活到那時候,難過也是一天高興也是一天,何不對自己好一點(聽過一個人說「會這樣講的人都是他媽的特別自私的人」…嗯…我會注意自己有沒有這樣 orz),但我常常忘記這個領悟。

4

看來我還不到能夠幫到別人的階段。

我一直對班導道歉:畢業這麼久了還去煩她。

班導對我說:

「老師就是這樣的生物,我現在也是在給自己造福啊。」
「要適度給自己掌聲。」

佛堂的大伯一直告訴我;

「你要保持笑容。」

5

  • 依舊每天都會犯點錯,提醒自己只是凡人…有貴人指出自己的盲點真的很重要,雖然被指出的當下依舊很不好受(「以為自己不會再犯這種錯了說…」然後又開始自我厭惡、更擔心別人因此從此討厭自己)不過還是比看不到問題繼續錯下去好太多了。珍惜還願意指正自己的每一位貴人,不然自己一個人真的很難成長。
  • 不希望自己以為的「思考」只是不斷在重新整理自己的偏見,即使很討厭某個觀點,只要那個觀點不是出自惡意,那就應該試圖把自己的成見丟掉然後實際去接觸他們看看。我想最後我應該還是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太多,但起碼不會再加深自己的偏見吧。
  • 事情都不是一僦可及的,大至社會運動,小至自己的人生目標;提醒悲觀的自己,半路上該給自己掌聲就要給自己掌聲,不然走不下去。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會覺得自己是個不該被生下的人,不過以前那種為自己的存在所感到的罪惡感幾乎沒了,畢竟我已經活在這世界上了不然我應該要怎樣嘛。不想帶給別人麻煩、安靜的活下去。

期許自己這是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