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的雜記

心理狀態很糟糕,寫點東西似乎有改善。順便快速記下累積已久的一些想法,好久沒在部落格寫這些東西了。很多這種文章幾年後回頭看都覺得「咦原來我當初想過這些東西喔」。

回去翻了一下 2013 年寫的文章…竟然也快十年了。當時是大二,還幾乎不會寫程式、但我發現當時的很多想法跟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差別了,大概想法也到了定型的年紀了吧。

然而變化多少還是有的,就是「跟以前的自己相較之下」沒有那麼容易飆罵或情緒起伏,雖然都是因為看的東西變多感到無奈無能為力、知道生氣也沒什麼屁用所以變得比較懶得生氣而已。雖然寫在 blog 的東西本來就跟 Twitter 相較之下會冷靜很多,畢竟因為每篇文章都要花上好幾天慢慢磨才寫得出來可以慢慢修掉不宜發言,不像 Twitter 一有情緒就會立刻反應在文字且立刻發出去逞口舌之快。

我很不喜歡回想起自己愚蠢的學生時代根本情緒障礙死屁孩,但最近整理電話簿順便打給以前國中同學看看電話還通不通順便聊聊,也突然意識到,以前脾氣很差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情緒太多不知如何控制、表現出來的就是一個整天發飆鬧脾氣罵髒話的屁孩;現在雖然已經知道如何控制(或者說壓抑)情緒、但一堆事情依舊都能讓我把房門關上大哭幾場。情緒過多這點大概是天生的,我也沒辦法改變它,只是外在表現方法變了而已。

  1. 自己認為的自身黑歷史,問了當時同學他們都覺得沒什麼(有些還早就忘了)… orz
  2. 用台灣 Twitter 圈的標準來對話避免踩雷(一部份也是個性已經習慣這樣了啦),結果發現對方都覺得我禮節太多

1. 孤獨的人生

以下文章是建立在「1.靈魂是存在的,且 2. 靈魂是會投胎轉世的」這兩個假設成立的前提下的提問。

我以為宗教基本上就是三個構成要素:

  1. 解釋你從哪裡來、死後又會去往何方。
  2. 緩解人生的痛苦。
  3. 道德觀的建立。

雖然我也有問過牧師好幾次,然而基督教對於第一個問題目前還沒有辦法給我滿意的答案,他的「來世」、「復活」與「永生」幾個概念我覺得講得非常模糊,讀了聖經還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也沒辦法解釋「前世記憶」之類的現象。

只能說從小所處的文化範圍學習到的生死宗教概念很難抹除,依舊是台灣佛道教文化下從小聽到大的「六道輪迴」。生死這種難以證偽的事情我已經沒辦法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聽到什麼概念都能全盤相信,不知道是不是這樣耶穌基督才會說天國是屬於像(小孩)這樣的人。

但這樣扯下去又牽涉到更多問題,會偏離這裡想討論的主題,所以就先假定這兩個條件成立。

今年看到的事故、離別與生死跟以前相較有點多,有點吃不消…也冒出了一堆也許頗幼稚的想法。歷史人物一個接著一個真的成了歷史、同時絕大多數的人類去世後,大概只能成了大略的統計數據。

我很喜歡讀歷史(雖然空間與時間範圍都有點挑食,比如特別愛讀蘇聯之類的近現代史),我可以保持一段距離觀察人類的行為,以及欣賞人類曾經創造過的痛苦悲傷快樂過的痕跡。

應該常常看到「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這句話吧?我也想過,但我現在覺得比較精確的問法應該是「人該怎麼活著才能讓自己感到不寂寞且盡量不後悔」。先不要管這也許是個奢侈的問題(畢竟如果會問這種話代表至少溫飽應該已經不成問題)…

今年讀過一些關於蘇聯時代人民生活的書,據說會懷念蘇聯的老人常提到一點是「當時社會主義大家庭和樂容容的氣氛,人跟人之間不冷漠,當你工作做不好時,同事不會責怪你、同事反而會問你大家要怎樣才能幫助你達成工作與有工作的滿足與成就感」,(聽起來是很美好說人跟人之間不冷漠,奇怪同時又會讀到說蘇聯的服務業臉都很臭因為愛買不買隨便你,啊不過這兩者可能是兩回事啦。)讀到這種敘述還蠻驚訝的,雖然這敘述顯然不是在慈父時代。

覺得人類這種生物有了意識,就是怕寂寞,想要受人理解關注或尊敬。但人類本是孤單的出生來到這世界,並且也只能孤單一個人自己離開。

金瓜石黃金博物館即使還有著「三毛菊次郎宅」這種被保留的歷史遺跡、我卻連三毛菊次郎何年死去都查不到,覺得有種寂寞的人類的悲哀。他也許還是幸運的,至少在後世的台灣他還有相當的名氣。

還蠻多文學或漫畫等作品,作者會藉著角色的口提到「人活著就是為了不想讓人忘記、當然會想留下什麼作為紀念」這種想法,不知道創作者的「創作欲」由來是不是這。也許「傳宗接代」的概念也是類似的情感下的產物?雖然我認為為了滿足自己這種感情而生小孩是很沒道德的就是了…。

就算是被神話的日本昭和天皇也是會離世、就算是英國女王也跟一般人類一樣會離世,離開時靈魂也是只能一人自行離開,且打拼累積一生的一切財富聲望與權力通通歸零,只想盡辦法在這之前讓自己感到「雖然還有遺憾但已經盡力了,一生還算幸福沒有白費」。

雖然基督教並沒有投胎轉世的觀念,但我還是常常忍不住用投胎的觀念去想生死的事:比如一個人努力一輩子累積的東西,如果死去後,投胎成另一個人,如果有可靠的辦法證明是同個靈魂,那麼他有沒有權利直接繼承前世的遺產?

這樣說起來,在現代社會,除了名人以外,如果戶口與銀行戶頭這兩個東西無條件拿掉,好像幾乎等同死亡…沒有其他手段證明你是誰、你的一切累積。

…已經變成建立在假設上的胡思亂想,就此打住。

只是突然覺得人一輩子在累積的東西簡直虛無飄渺…而且還只有活著的那一世用得到…所以才會有「人死前最多人後悔的事情之一是『工作得太超過了』」這說法吧

我不太確定「百年孤寂」這作品為什麼要叫「孤寂」,但我只知道我讀到最後面幾句話的結局後震驚到說不出話來,心情低落了整整一個禮拜。我文學底子很差,看不太出來這部跟殖民有什麼關係,但倒是有感到人的一生原來有多空虛。

Pale Blue Dot

我很喜歡「Pale Blue Dot」這張探險者一號拍的照片,智人這個物種畢生追求的事物、所經歷過的一切人生、所愛的人事物、全部都在那個藍色小點中。

From this distant vantage point, the Earth might not seem of any particular interest. But for us, it’s different. Consider again that dot. That’s here. That’s home. That’s us. On it everyone you love, everyone you know, everyone you ever heard of, every human being who ever was, lived out their lives. The aggregate of our joy and suffering, thousands of confident religions, ideologies, and economic doctrines, every hunter and forager, every hero and coward, every creator and destroyer of civilization, every king and peasant, every young couple in love, every mother and father, hopeful child, inventor and explorer, every teacher of morals, every corrupt politician, every “superstar”, every “supreme leader”, every saint and sinner in the history of our species lived there on a mote of dust suspended in a sunbeam.
—— Carl Sagan

我不知道天文迷所著迷迷的是不是這種廣大的孤寂感。我雖然一直都很喜歡看各種天文照片,但並沒有到大學會想參加天文社、或者肉身去觀星這種程度。

2. 人設(自己對自己的人物設定)與自信

我撞牆了幾十年才意識到的(所以我提出這些的本意並不是要嘲笑,有部份也是在反省自己曾經的行為):尋找並滿足於自己的特別之處–包含但不限於種族、個性、頭銜、職業、任職的公司、智商 157、或任何能夠讓自己滿足的屬性標籤等等 ―――― 這種屬性標籤就是一種自慰用的東西,它不是不好但要適量,他能夠在你沒有自信、還沒有累積出什麼實績的情況下建立自己的人設、給自己一些自信與勇氣去面對這個充滿競爭與險惡的狗屁世界,然而不會給他人或這個世界帶來任何益處(而且別人沒事不會在乎你這些感動不了他人的屬性標籤,那是你自己的事),常常自己講這些屬性標籤反而只會讓你顯得很蠢因為代表只剩這種東西能夠說嘴而沒有其他實績,雖然看 Twitter 上的熱門帳號發現這招還是蠻吃得開的,前提是你喜歡用這種方式獲得最終的滿足感。

很多心理測驗也是幫助你建立這種屬性標籤,也許可以用來幫助他人或自己了解自己,但一方面我發現這種測驗也很容易造成一種讓當事人沈迷的屬性標籤。有時看個心理測驗也會說「哇你是 16 型人格中最少見的那種」好像可以讓自己覺得自己很稀有,實際上 100% 切成 16 等分也就 6.25% 聽起來就已經蠻稀有了。

最近幾年有本書叫「高敏感是種天賦」,我還沒有看過這本書,因為在看這本書之前我就聽到超多人在講,還有遇過很喜歡一直強調「我是高敏感人」的人,每隔幾天就要講一次,一開始還好但聽到後來只是有點臉上三條線,情緒真的是高敏感的話怎麼會這麼不怕尷尬一直說自己高敏感,我旁邊聽得都覺得有點丟臉了。前幾天看到書店這本書竟然還出續集出到第三冊了…但反正我自己是不會想看這本書了,只會讓我聯想到尷尬。

據說憂鬱症在 17, 18 世紀的歐洲上流社會中還曾經是個潮到出水的屬性標籤,因為很多當時的文藝大師都有憂鬱症,導致當時就很多人沒事就喜歡說自己有憂鬱症,大概也是類似的行為,想要讓自己看起來特別:

During the later 16th and early 17th centuries, a curious cultural and literary cult of melancholia arose in England. In an influential 1964 essay in Apollo, art historian Roy Strong traced the origins of this fashionable melancholy to the thought of the popular Neoplatonist and humanist Marsilio Ficino (1433–1499), who replaced the medieval notion of melancholia with something new:

Ficino transformed what had hitherto been regarded as the most calamitous of all the humours into the mark of genius. Small wonder that eventually the attitudes of melancholy soon became an indispensable adjunct to all those with artistic or intellectual pretentions.

(Reference)

我以為人類終身都在追求被人尊敬與重視吧,只是程度不同。在人類的文化中,創造出好的文學藝術音樂等作品讓人尊敬、發明發現了什麼讓人尊敬…但不幸地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能力,比如一般來說清潔工即使非常努力工作大概也不會受到人景仰,或者說…大部分人做的工作可能都不容易讓人自尊受到滿足。

即使你已經找到讓你自尊感到稍微滿足的事情,但腦中的多巴胺滿足一陣子後很可能就會告訴你這還不夠,所以要追求更多讓人尊敬的屬性與人設。比如 SNS 上就很多軟體工程師就會拿職業作為自己的人設,這人之常情,雖然有些人沉迷在自己的人設裡、自戀到了讓旁人看只覺得尷尬的程度就是了…不過這種東西本來就是自己爽就好,看不順眼就 block 掉,沒必要刻意跑去對方面前酸對方就是了,畢竟…他們就是想獲得關注嘛,如果對方表現出了顯然已經超過他應得的關注的孔雀展翅行為,那幹麻浪費自己的時間去酸他等於告訴他「欸欸欸我有在關注你耶」,根本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笑死。

人的注意力是希缺資源,然而世上只有極為少數的幸運兒能被許多人關注(當然也可能有人不想被關注啦),王室也是個人類文化才會搞出來的特殊例子,出生就讓人尊敬,而且還是世襲。

我猜猴王沒有世襲制度吧?其實扯到這只是想講,我一直都相當討厭猴子這種動物,智商足夠到有著人類的狡詐與殘忍的文化,卻沒有辦法發展出智慧、文明或藝術,只能看到人類最骯髒的那面的倒影。

除了出身以外,我認為發言權也是世上最不公平的事物之一,我都不知道每次台灣發生什麼雞毛蒜皮的鳥事時為什麼那些低級記者老是喜歡去問某成衣業者的意見,到底何德何能、也不是說思維有什麼特殊見解、到底問他幹麻,為什麼要給他這麼大的話語權。發言權常常落在一些不恰當的人身上,就常常看到一些 Twitter 上的知名軟體工程師帳號宣揚一些很莫名其妙的觀念,有些發言可能會讓人覺得他是不是連演算法基本觀念都沒有。

有很多老人會罵年輕人不懂得敬老尊賢,那可能是該人除了老以外沒有其他能夠讓他獲得自尊的東西。(至少在台灣這種被腐儒文化殘害過的文化圈中)不用努力就能獲得的自尊與滿足感除了「老」以外,最有代表性且涵蓋範圍最大的我認為可能是民族主義。

有些人很喜歡嘲笑別人窮、炫耀自己薪水,我認為這種行為從人品根本上就已經有問題。因為以大部分的受薪階級、甚至所有人來說,你能賺多少幾乎都是取決於運氣,包含你很努力進了 FAANG 當工程師那也是你的運氣夠好、生在這個時代、生在有足夠的教育資源的國家、而且剛好選對專業領域。不然你如果是個畫家,你就算作到台灣最最最頂尖,根據景氣好壞也很可能比不上外商工程師薪水;或者更極端的,如果你生在赤道幾內亞,或者印度首陀羅家庭的女性,我倒要看看你能怎麼努力(所以所有主流宗教中我最反感的就是印度教,我不相信這種宗教能夠給人生什麼狗屁解答或指引)。當然不可能否定努力,但把一切全部歸因於自己的努力是不應該的,會這樣做的大概就是那種受過別人很多幫助卻從不懂得感謝他人的自戀型人格。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但我可以誠實的說我自己的感覺:

屬性 對外人的我來說,我感覺
身為 FAANG 工程師 覺得好厲害(畢竟我進不去)
身為醫師 覺得好厲害(畢竟我考不上)
身為馬來人/中國人/(古)羅馬人/法國人/英國人/俄羅斯人/台灣人…等等以人種國族劃分的屬性 毫無感覺

國族劃分的屬性,我唯一會羨慕的只有日本人。我去日本旅遊時,最深刻的感受其實是深深的挫折,但不是由於震懾於經濟或物質建設(哥布林才會只看這個,笑別人吃不起便當之類的),而是感嘆他們真的是文化大國,為什麼二戰後他們的社會環境、也才一點二億多人口的島國卻能夠培養出這麼強的文化實力,完全就是個文化輸出大國。當然他們也有自己遇到的問題…不過這也不是我身為觀光客時需要考量的事情。

3. 民族與自信

去馬來西亞旅遊時,當地導遊介紹「馬來人至上」,想說這什麼鬼,查了一下…原來就是一種種族歧視制度…只覺得非常奇怪到底為什麼導遊要跟外國人的我們介紹這種東西…先不管這個,馬來西亞不管是歷史、軍事、經濟、政治、文化好像也都沒有讓人眼睛一亮的地方(傻眼的地方倒是有)…不知道在自爽什麼。還帶到馬哈迪故居…到底為什麼要帶外國人來看一個政治人物的故居(而且該人明明還活著)?紅色高棉政權也是一直宣揚「高棉人是高貴的民族」…我大膽猜測大部分外國人大概只會覺得有點可笑。

前陣子看到說羅馬尼亞的民族認同感是靠(自稱)羅馬帝國後裔所凝聚的,由於羅馬帝國與古羅馬文化對於台灣人的我來說太遙遠、自己對於古羅馬文明也毫無興趣沒有特別去讀過什麼資料,所以更是毫無感覺也很難理解。不過在歐洲文化中,「古羅馬帝國正統繼承人」似乎是個非常令人嚮往的金字招牌各政權都搶著要(保加利亞第二帝國、拜占庭帝國、神聖羅馬帝國、甚至…俄羅斯帝國…?)

勝利日遊行是從蘇聯到俄羅斯政權拿來對自己人民建立認同感的方法,這對外人來說的我倒是不會無感,但是有感在覺得生在俄國真的很慘…生在 19 世紀是農奴與沙皇、20 世紀是極權與流血、21 世紀是獨裁與制裁…而且更不幸的是,蘇聯垮了以後話語權沒了、歷史詮釋權也都被歐美搶走了,每當看到二戰各國死傷統計都難受得五味雜陳不知該說什麼、也完全可以理解並認同為什麼俄羅斯如此重視勝利日遊行(即使不搞民族主義)、就跟台灣有點歷史常識與良知的人都會重視 228 一樣。然而我依舊不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你一個國家土地已經那麼大了還那麼貪心想幹麻(「對領土的貪心」這點不是我說的,好像從沙皇時代就一直有…但今年讀的俄羅斯史料來源有點雜,我也沒特別做整理都單純當成閒書在看所以也沒有特別記這說法哪本看到的,抱歉,有興趣的人請自行想辦法查閱吧,但請不要把我當作可靠資料來源,我不是歷史學家,這次只是心血來潮根據最近一年讀過的書寫個文章不可能一個一個考據寫出處,沒那麼多時間跟精力)。

雖然我個人也一直很不爽烏克蘭因為烏克蘭對台灣一直都不太友好,甚至我覺得戰爭如果結束後烏克蘭還是會繼續舔中反台的),原因是克里米亞,「如果承認台灣的話就等同承認克里米亞獨立了」所以就冷落台灣(雖然克里米亞是 1954 年赫魯雪夫自己找個奇怪名目「紀念烏克蘭加入俄羅斯三百年」從蘇維埃俄羅斯割給蘇維埃烏克蘭的,只想說貴圈真亂)。要不是瑞莎的陰德值積得非常高、還有一堆混蛋台灣人找她麻煩讓我很愧疚,不然除此之外我對烏克蘭實在毫無好感。

順帶一題蘇聯前加盟共和國裡面我最不爽的當然還是喬治亞了,這玩意是全世界少有的完全拒絕台灣護照入境的國家,原因也類似:他們自己國內有領土想要獨立(南奧賽梯、阿布哈茲)所以就禁止「同樣是獨立分子的台灣人」入境,去你的。你們自己就可以反俄、自己就可以從蘇聯獨立、卻反對別人獨立?雙標狗屎爛國家。不知道為啥前陣子常常在 Twitter 看到喬治亞駐日本大使在那裡裝可愛,看得就煩直接封鎖。

這裡要懺悔一下,有些人聲稱「美國在 1980 年代雷根跟戈巴契夫承諾 NATO 不會東擴、結果現在 NATO 東擴了、是美國自己食言導致現在的戰爭」,我迷迷糊糊也一直記成這樣,但後來再查一下手邊有的書,原來是我也記錯,美國並沒有承諾過這點…

「阿克希茲並沒有談到新德國的東邊鄰國。在年初的時候,戈巴契夫以為貝克已經承諾北約不會東擴。貝克確實說過美國會「考慮」,但沒有簽下任何東西。戈巴契夫在阿克希茲沒有逼柯爾答應此事,事後也沒有逼美國保證在德國統一條約中寫進這一點。幾個前華沙公約國家在一九九○年代加入北約時,戈巴契夫的支持者都後悔當初遺漏了這一點。」
[意外的和平/羅伯.塞維斯/八旗文化]
See above, p. 432; and excerpt from Soviet record of conversation between M. S. Gorbachëv and J. A. Baker, 9 February 1990: Otvechaya na vyzov vremeni, a. 379. A. E. Stent gives an excellent account of the Gorbachëv-Baker conver-sation, albeit one that is more defi nite about the implications of the contents than I have adopted, in Russia and Germany Reborn: Unifi cation, the Soviet Collapse, and the New Europe, pp. 113-14 and 225.

為了找這個參考資料多花了半小時…澄清事情真的很難很麻煩很花時間,造謠卻很容易啊…

真的不想再找史料了,現在已經不是學生時代,沒那麼多時間可以揮霍。

以上這張是「傷亡人數」統計。至少在台灣的歷史教育,有時課堂會放二戰電影的關係一直有印象美國死了很多人而且還是二戰最大功臣、但對蘇聯除了 227 號命令以外真的沒什麼印象。當然戰爭死亡這種東西不該拿來比較,二戰中英美的死傷一樣也是數不清的悲劇,沙俄/蘇聯/俄羅斯則是一直以來那崇尚壯烈的英雄主義犧牲的基調悲苦到有點病態。只是我會想,現在二戰的電影有多少焦點是放在蘇聯或當時的中國,畢竟對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的現代人來說,對歷史的很多認識就是來自於影視遊戲等作品。

雖然以上好像一直在同情二戰時的蘇聯,但也不代表我真的對他們有什麼好感,就跟我也不會對中国国民党與中国共产党有任何好感一樣(史達林這個跟納粹一起瓜分波蘭、整天大清洗洗到開戰前沒將領能用的病態瘋子就別說了,就我讀到的資料,二戰時軍紀最糟糕的大概就是蘇軍,只是當時同盟國關係所以沒有特別譴責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只是純粹對於話語權的不滿,以及歷史課本背後多少沒有被重視的、連統計數字甚至一句話都沒被紀念的人命、被埋沒的努力感到委屈。

其實我一直都不太喜歡看戰史這種類別的歷史,看得只覺得心情痛苦以及人生好可怕…然而我自身感興趣的近現代史 20 世紀一堆大事件都是戰爭…而且我也知道理論上、祖父母講台語與日語的我,立場好像應該要是當時的日本帝國?然而這些都是我出生之前四十幾年前的事情了。生在台灣的歷史處境就是如此尷尬;而且即使你不吃這套,別人也會拿這招套在你身上。

當然我可以理解美國白宮的推文當然要以美國人民受眾為優先、在當前 70 年來的世界局勢下我個人也絕對是站隊在美國這一方,但看到這推文還是不免讓我感到有點難以言喻的悲哀:人命真的沒有那麼值錢(即使我真的很討厭人類),歷史果然是贏家寫的、而且必須一直贏下去。

4. 民族主義

雖然我自己沒有實際讀過馬克思的那些社會學著作,語言能力太差了根本看不懂那堆社會學概念在講三小只會很想睡覺。

馬克思主義是認為人類的歷史都是建立在階級而不是民族上,列寧就是搞國際主義、非常反對民族主義,但列寧在蘇聯剛建立沒多久就中風無法工作很快就掛掉了(健康很重要啊…),所以蘇聯的民族政策很快就被史達林搞得面目全非,史達林一直都是搞民族主義的,而且搞的還是大俄羅斯民族主義(據說俄語的西里爾字母沒有被拉丁化就是因為史達林的堅持),詭異的是:

  • 史達林自己是喬治亞人…(???)
  • 蘇聯一直都拿國際主義當神主牌,但從 1977 年直到蘇聯解體,蘇聯國歌的歌詞裡面卻依舊塞了一句「偉大的羅斯 (Русь,不是很懂這個詞的涵蓋範圍)」…
  • 不過看到有個說法是,蘇聯國歌是二戰期間史達林為了國內民族主義向心力、並且讓當時同盟國不要覺得蘇聯會搞國際主義擴張才搞出來的所以才會把「偉大的羅斯」放進歌詞(另一種說法是種族主義在戰爭中比較容易凝聚士氣所以才放進來)、後來赫魯雪夫去史達林化所以把歌詞全部拿掉從此蘇聯國歌完全沒有歌詞,後來布里茲涅夫又在 1977 年又覺得沒有歌詞不夠煽動人心才把歌詞又加回去,只是奇怪的是歌詞依舊包含「偉大的羅斯」、然後…又入侵阿富汗搞擴張?

現實就是如此複雜詭奇難以解釋…

蘇聯政策基本上是種族平等,但由於各個加盟共和國是以人數比例來派出蘇維埃代表,所以蘇維埃代表大會實際上最有話語權的還是總人數最多的俄羅斯聯邦,這點就有被其他蘇聯加盟共和國靠北過。不過一方面蘇聯的民族政策也有壓制了像是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雙方的民族矛盾…至少表面上「没事儿没事儿大家都是苏联人不要分那么细」,但蘇聯一解體雙方立刻就打起來了…
看到蠻多對蘇聯人的訪談紀錄都有提到「懷念蘇聯時代時,蘇聯各加盟共和國之間大家都是一家人的溫馨感覺,去立陶宛旅遊都感覺有受到當地人歡迎」之類的,我不知道這感覺對雙方是否都是出自真心、還是不得已(人家立陶宛可是被蘇聯併吞的那方),畢竟以我的立場我就會想到如果有中国人跑來跟我扯什麼一家人我只會想揍他,噁心的沙文主義侵略者還講的這麼好聽。

一些比較不相干,關於蘇聯與以色列的事情…

  • 由於種族平等政策,在二戰時蘇聯是歐洲少數對猶太人比較友善的國家,很多猶太人從納粹德國逃到蘇聯,蘇聯跟以色列至少在以色列建國初期一開始關係還不錯,蘇聯甚至還幫忙訓練以色列軍隊提供軍火,好像期望以色列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無神論的政權期待世界上最頑固的一神教民族會建立社會主義政權?我每次讀到相關議題都覺得蘇聯決策層到底在想什麼…),不過二戰後大概是覺得蘇聯境內猶太人凝聚力強到會對政權造成威脅所以後來官方政策又被史達林搞成反猶 (《血色大地:夾在希特勒與史達林之間的東歐》),後來以色列跟埃及在六日戰爭後蘇以直接斷交。
  • 到了蘇聯末期這個反猶政策依舊存在,蘇聯的高等學府表面上不會講明、但猶太人想入學的話,都會故意多考一些刁鑽考題,答錯了就直接再見不聯絡。所以還衍生出了一些專門針對猶太考題的私人家教事業。(出自《偉大的俄羅斯回來了:國族、極權、歷史記憶,人民為何再次臣屬於普丁的國家?》)蘇聯解體後,一百多萬猶太人從蘇聯境內移民到以色列,所以俄語成為以色列使用人數僅次英文的非官方語言。
  • 即使蘇聯時期如此對待猶太人,直到今天普丁時代的俄羅斯與以色列的關係一直都不錯…(???)而且互相都有很多僑民。

為什麼會寫這些只是因為覺得蠻出乎意料的有趣…這種離台灣太遠的地緣政治,如果不是因為喜歡蘇聯歷史順便讀到,我之前真的完全沒概念。

講到這,其實我高中大學時是非常反對民族主義的,但看的東西越來越多、看中共怎麼滲透台灣以後,我現在反而開始支持民族主義了。大概這就是傳說中的「30 歲前不信社會主義/左派是沒有良心,30 歲以後還信社會主義/左派是沒有腦子」。

這是一種對現實的妥協。每個人出生都一定會有個民族屬性,而民族認同感是能夠激發最大基數的人的共鳴的一種屬性,也許這是人類為了搶有限資源的分出你我的排他天性使然。美國這種靠諸如文化經濟武力等實力取勝的國家除外(國安不用擔心,所以他們的左膠才有餘力在那裡腦袋種花田耍白痴),不然像台灣或立陶宛這種拳頭沒別人大的國家,你沒有民族主義,只會有更糟糕的東西取而代之;比如…來自其他敵對極權國家的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是當前世界幾乎所有國家的標準配備,你沒有就等於是少一道城牆讓人可以直接把火砲塔蓋在你家門口。

我無意幫任何一個政權擦脂抹粉,一是因為我自己的知識也不足,二是隨著歷史資料看得越多,我越來越清楚知道原來幾乎每個有一定實力的國家(比如聯合國五常),不論是對自己國民還是對外,缺德損事都沒少做過。

至於我為什麼對於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與蘇聯的歷史特別感興趣,也許是因為我從高中開始心中總是夢想有一塊理想的烏托邦,所以一個靠著社會制度理想而不是民族地緣建立起的國家對我來說非常有吸引力…當然最終結果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這是將理論付諸實行的列寧用的手段的錯、還是馬克思理論本身就是錯誤的,我不知道。我並不是什麼革命家、哲學家、經濟學家或歷史學家,只是把蘇聯歷史當作異世界轉生小說那種程度的嗜好在讀而已(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種異世界了吧…XD),而且我想就算我把馬克思著作讀懂讀熟意義也不大,對我或對現實外界都沒有什麼用。

定居在台灣的外國人 YouTuber 拍的主題 95% 以上說難聽點都是在拍台灣文化的馬屁,就是給台灣人的一種精神鴉片。台灣的街景明明就被整天只想反攻大陸現在又舔共舔得的中国国民党殖民過後醜到不行,在台灣的外國 YouTuber 還整天稱讚台灣有多漂亮。漂亮的地方雖然有,但幾乎都是在沒什麼被開發過的地方,不然其他地方幾乎都是華國美學。

我原本很反感這種東西,但現在倒是覺得這是一種雙贏,外國人賺到流量爽爽、台灣人建立自我滿足認同感也爽爽。如果硬要否定這種東西,那就有點像蠢左膠或蠢右膠了,比如那些整天靠北「李登輝不是台派因為他進過國民黨,蔡英文不是台派因為她在悼念伊莉莎白女王的推文中用了『中華民國』一詞」的蠢才,我認為這種處女情節可謂無能者的特徵,他們自己根本不懂得現實世界的複雜、也沒有可行的更好的解決方案、一廂情願活在自己的烏托邦裡、以為不妥協就是有原則但實際上跟鄉愿沒啥兩樣,他們來做肯定會把事情搞得一團亂,然後死不會認為是自己錯了都是世界錯了。

5. 對一個人的判斷

福音書裡面說「不要判斷人,免得你們被判斷」,實在是難以反駁的好習慣,我還是常常不小心對人亂做出判斷。

我覺得我這幾年每年的心智變化幅度都頗大,主要集中在沒那麼容易憤怒或慌張了 50% 左右(当社比),應該說比較常忍住了。但就跟我前面提到的一樣:別人沒有那麼多美國時間去理解或在乎你現在是怎樣的人、以及曾經是怎樣的人。

我 Twitter 用了超過十年,從國中就開始用,也就是說…很多人看過心智與情緒發展障礙時期的我的垃圾發言。我曾經的發言有多麼讓人反感其實我自己一直都有自覺,就是一堆情緒垃圾和動不動就開罵的批評和髒話,但忍不住就想講,我鎖推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至少可以避免垃圾被太多人看到。我自認跟以往相較下,這幾年越來越收斂了,但可惜的是,那些看不慣我講話所以幾年前就一個個 unfo 的人大概也不會回來了。

人的時間與注意力都是有限的,所以像是「偏見」這種東西很可能也是人類為了生存所發生的一種現象: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直覺做出反應、讓你不用動腦就能判斷這個東西對自己有沒有害。

– 20220911 01:21 @ Jing Gua Shi